负心的人 第1章

  发信人: 无名
  标 题: 负心的人
  民国卅四年十一月(昭和廿年),日本政府己战败,竖起白旗向我投降。那时在台湾的日本人,持别是日本女人,可说都是渡日如年的艰苦!这话怎么说呢?
  因为日本男人,有许许多多战死在战场,她们和一些老弱妇孺都奉命遣返日本,重建家园。可是,这些日本妇女,本来在台湾,己饱受空袭的惊悸了,在不久前又听闻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,人畜俱毁的惨状,她们就对被遣返日本的命令发生了抗令。
  有些人就在此时,归化中国籍。有些人,就变卖家产细软,迁徒到高山偏野之地隐居,以避外人耳目。更有些女人,赶紧抓紧一个中国青年,奉上肉体,外加财产,只求中国青年娶她为妻。所以如此一来,日本女人充满传奇性的緋闻,轰动整个宝岛台湾。
  笔者当时年方廿十九,可谓生逢良辰,也顺此潮流,玩到几个美味可口的日本女人肉体。当然要详知这事,不妨藉这支秃笔,慢慢道来。
  那时,战后的台湾,可说完全脱离了日本人的统治,改由我中央政府实行地方自治,人人过著自由民主的生活。这对在台湾的中国人来说,可谓正过著上天堂的美好日子。因为,凡事可由中国人自主。凡物,可由中国人自行生产,自给自足。再也无需沿袭日本政府配给食物的陋习了。
  故笔者在此时,由于学得驾驶货运汽车之技术,就每日职司司机之业,从屏东到基隆,频频南来北往的过著载货谋生的日子。当然,说了半天,读者老爷、老婆们一定想知,作者到底载了些什么货北来南往呢?
  说起来可说好笑,我那时正做运猪肉的差事。那时我所属的货运行甫成立不久,为了应付日渐增多的业务,老板规定,凡每日早晨载一车猪肉,自屏东到基隆的工作,可驾驶一天休息二天。而且薪资等于公务员五倍之多。可见载运的工作固然辛苦,收获却也可聊以慰劳了。因此,我乐于这行工作,一干一幌眼三个月了。
  这时,我的驾驶技术十分精湛,别人载一趟猪肉到基隆站要十点钟才能到达,而我却八点钟就可准时到达。那时,台湾的纵贯公路不比现在发达。所以,我之能缩短时空,完成任务完全靠我胆大心细。否则,万一闯出车祸,那就后果严重了。
  但天下事,往往人算不如天算。就有那么一次,我差点就撞死了一个女人。
  原来那是夏季中某个深夜。我载运了一车猪肉,奉命为保持新鲜度,从晚上九点在屏东出发,必须在次晨五点到达基隆。于是,我喝了一瓶米酒,吃了些牛肉干,凭持我的技能风驰电掣般,驶过许多重要城市。如嘉义、彰化、沙鹿等地。
  这时我已驶抵大甲地区了。由于当时路灯很少,行车的前程仅靠我车灯照亮,因此没法预料的事竟在这一刻发生。
  原来,当车过大甲市区,驶经日南的一条公路时,忽然,眼前卅步远前躺了个女人。意识警告我,不赶紧煞车,就等于辗死人。我只好冒冷汗地紧急煞车,同时取来一件厚绵被垫住了方向盘,以免前倾的胸膛碰撞方向盘而受伤。
  果然我的手脚不算怠慢,我虽前身向前倾撞,厚棉被使我安然无恙。再看地上那女人,车头的虎头栏,刚好只距她二步远。
  「好险!」我捏了一把冷汗。
  为了移走这女人,我只好下车去拖走她!走到身畔,我定睛一看,乖乖,她是著日本和服的女人。看起来,年纪不超过卅岁。
  由于她令我大吃一惊,我先伸手摑她一掌道:「八个野鹿,妳想找死吗?」没料此语一出,她没有答话反而视死如归的看我一下,有气无力道:「我就是要找死。」
  我看她的脸通红,知有酒气,立即拉她走向路旁,问:「连蚂蚁都想活久些,妳为何要自杀呢?」
  「我没有家啦!」
  「唔!那...」
  「那你还是辗掉我吧!」
  「不,别那样想不开。」
  我摸摸她的胸心,还是如常跳,于是放下她,把车子暂停放在路旁。然后下车,扶她站起身来。走了五十步,面前正好是我自己包月的X南旅社。
  我又将她推入我所住的房间,躺下床盖上棉被道:「小姐,妳听著,今夜幸好我反应快,否则妳必死无疑,这也算妳我有缘,妳就在这儿休息,等明天中午,我再来我租的这个房间看妳,现在,妳就安心的睡吧!」
  这日本少妇,似懂得我的意思,抬眼注视我一番后,仍有气无力的低垂著眼皮道:「好人,阿里阿豆(谢谢你)」说著,又似睡著般鼻鼾鼾不动了。
  至此,我只好向女中(服务生)交代一番,然后驾驶完未完的路程。
  到了次日中午,我驾著空车返到南霄,在街上吃了丰富的午餐,再包了个便当驾车回到包住的旅社。我掏了锁匙,开了房门进入。使我万分欣慰的是,这酒醉的日本妇人还躺在床上。我于是放下香喷喷的便当,到浴室去洗了个澡,回房间时我只穿一件短裤。
  平常,我在洗完澡之后,总是疲累累地想睡。但我自昨夜遇见她,就精神百倍的反而不想睡了。这时我仔细瞧著床上睡觉的日本妇人。只见这女人梳著一个圆品形的发形,上方的发髫中,插著三根金簪针,二耳上端各缀二朵白梅花。是一个传统型秀丽的日本女人。
  再看她的服饰,只见她穿著白底红叶的长袖和服,腰繫一条黑带子,有股清丽之美。我刚注视她艷红的脸,忽见她翻了个身,成为仰卧姿态。这种仰卧,普通四肢大都大形分开,很令男人想入非非。
  我因第一次见过这么年轻日本妇人,所以欲火一时高亢,真想玩她。但一想物各有主,万一她有丈夫,又是个烈女,那岂非大不敬?所谓,凡事宜三思,非礼勿动!以免落个乘危强欺之名!
  想到这,我轻轻朝她左肩一幌,道:「阿桑,妳睡够了吗?」
  她睁开了一双秀眸,东望西眺地问:「啊!我怎会来此?」
  我温和地笑答:「这是我住的旅社,昨夜妳像要自杀,躺在路上,是我救妳来此。」
  「唔!阿里阿豆,你是好人。」她忙坐起,笑著对我三鞠躬,说:「看来我幸运的很,临死之前,又遇见你这位救命恩人。」
  我想到她昨夜的醉况,又道:「小姐,妳定然有苦衷的,对吗?要不,妳怎么会躺在马路上,跟生命开玩笑?」
  「是的,在昨夜之前,我是想一了百了。」
  「哦...」我紧张的又注视她的脸,以及她的大腿根内部。
  她也看一下我长满毛丛的裸胸,与隆起的裤襠,建议道:「好人,好哥哥,我俩躺在床上说话吧!」
  「妳不介意吗?我是男人。」
  「介意什么?我的命是你救的,只要喜欢,我可随时给你...」
  我已知她心,为了缓和她的消极,与建立她的自尊,我说:「慢慢再告诉我妳的苦衷,现在...」
  我将墙角茶几上的便当递给她,说:「妳先吃了便当止饿,然后再像对待朋友诉苦一样,只要对我像朋友就好,不一定要我玩妳。」
  「谢谢你,你贵姓?」
  「我叫阿海,妳呢?」
  「山本由美子。」
  山本由美子,于是抓起竹片做的便当盒盖子,开始大吃了起来。
  我为了求得片刻的休息,就燃起一支烟,并在床上躺了下来,梢后,也许习惯的睡虫催促我,居然使我捏熄烟蒂睡著了。
  再度醒来时,一看手錶,我足足睡了四个钟头。当我试图寻找这位美丽的山本由美子的身影时,赫然发现身侧的她已变成一丝不挂的裸女。
  「啊!由美子小姐,我不敢要求妳脱光衣服?」
  「不,我是自愿脱的。」她笑吟吟微红著脸,道:「一来天气太热,二来你睡觉时,那东西钻出裤外直立著,这样我若硬穿衣服,气氛就不调和了。」
  她说话的时侯,频频以手去理品字形的秀发。使我看到她那浓厚厚的腋毛,一黑一白相映动人。
  「妳的肌肤好雪白。」
  「是吗?」她笑著指指我硬肠具道:「你这东西,也比我们日本男人要粗大。」
  这一来,我忽觉得她并非烈女型的女人。有了这想法,我立即坐起身,朝她的胴体欣赏著、搜索著。好像要寻找什么较好吃的东西似的。于是,我的视线在她高耸雪白的乳房停住了。
  此时,我伸手摸她二隻圆而大地乳房。我感到她的玉乳,既丰满又有弹性,真舒服。于是,我又在她的玉峰──两个乳尖之间,来回巡逻著,才渐渐向下游移。我的手来到她柔软的小腹上,在感受雪白光滑的腹肌之美后,才又渐向下移。
  我终于摸到她阴户了。这时我双手狠力地在阴户磨擦了几下,因为阴毛互相和手掌磨擦,发出沙沙的响声,听起来满动人的。这一来,我阳具相对的愈形粗硬。
  「唔,妳好美,我好想插妳。」
  「那就插吧!」她仍笑吟吟的对我说。
  我再也压制不住欲火了,就以左肘支床右手摸她乳房,双腿向后伸俯的姿势,向她的阴户插入。
  「唔...粗大的家伙...你果然都插入...」山本由美子,略有快感的娇吟著!
  「喔!阿海,大恩人...痛吶...我还是第一次...被你这中国人插...所以...轻点儿!」山本由美子对我很娇柔的说。同时紧抱我的背,并扭腰摆臀的迎凑我对她的姦插。
  「卜滋!卜滋!」是我阳具对她阴户姦插而进出的声响,这声响,是我加速摸搓她乳房,使她多流淫水之故。
  「由美子,大阳具插得妳舒服吗?」
  「唔...太舒服了...你的阳具...像长刺的萝卜...使我又酥痒...又酥麻...」
  我一听她的赞美,像是得到莫大鼓励,我接连插了她三百多下。姦插得她连连哼哼嗯嗯,愈来愈媚眼如丝的吐气如兰了。
  「阿海...」
  「唔?」
  「我永远嫁给你,永远给你...姦插...可好?」
  「好啊,能插妳这样的美阴户,那有不好之理,可是...」
  「可是怎么样...说呀...」
  「可是我...家有娇妻了。」
  「这个...唉...」只见由美子有些泄气的白我一眼。
  「不过,如妳光是一个人,我倒可养活妳。」我边姦她,边投石问路。
  「是啊...大阳具哥哥...我的确一个...人而已...」
  「那这样的话,我们可以永远插在一起。」说著,我用鬍子摩擦她的乳房、乳晕及乳房。表示我由衷的爱她。同时我更加速姦插她!

  山本由美子于是更加娇吟著:「啊...乐死我了...哼...我痛快极了...啊...会酸...哼...好舒服呀...好过癮...太美了...再深深的顶...用力干...」
  由美子虽吟叫著,但看起来已娇柔无力了。
  「唔...唔...我受不了啦...」说著,她流了不少淫水,那温暖暖的阴精,也冲著我的龟头淋出来。然后,她死命地紧抱我。
  可是我认为我正需要大为发挥的时机,故不停地抽送。
  「啊...好人...恩人...我永是你的啦...现在就请...歇一下吧...」
  「是呀?由美子...」
  「是的...就算饶我一次吧!」
  「哈哈,有趣,姦妳的阴户,反而似在拍打孩子身上一样。」
  我把硬阳具从阴户内抽了出来。只见整根湿淋淋满是阴精、淫水。
  「哇,这么粗大,比你睡觉时还要大!」
  山本由美子于是坐起身,握住我的硬阳具仔细看著。然后俯下头去吻舐它。这使我舒服得飘飘然,更由于她是翘高屁股跪吻我的硬阳具,所以我利用机会,仔细欣赏她从屁股后下斜的湿阴户。
  只见山本由美子腰细只堪一握,屁股肥大白嫩,向后翘高,还有雪白的阴户,那小穴高耸著,穴唇娇红,唇内有一堆粉红滑滑有光泽的嫩肉,还有雪白的阴户也蓄著黑捲捲的阴毛。
  「啊!亲爱的由美子。」
  「唔!阿海哥!」她的舌咀离开我的阳具道。
  「你生过孩子了没有?」我因感到她会一张一翕的阴户仍很紧,于是疑问。
  「没有。」她在我右侧躺下说。
  「我日本的未婚夫,虽给我姦插过阴户,但我没有怀孕过,然他己阵亡,夫家也因空袭而失了联络...」
  「那妳没家了?」
  「是的,我被未婚夫带来台湾,原想过个幸福生活,谁知他家破人散,使我万念俱灰...」
  「这是多久以前的事?」
  「才一个多月以前。」
  「那么从妳没有家的温暖之后,还跟男人谈过恋爱吗?」
  「是的。」
  我对她的大方坦白颇感意外,又问:「经过几个男人?」
  「一个。」
  她的话使我表错情地问:「谁?」
  「是一个我未婚夫部下的中国籍的本地人。」
  「唔?」我有点酸溜溜地问:「妳怎么与他交往呢?」
  「有一晚,是风雨之夜,我丈夫的部属石原田边,捧著我未婚夫阵亡的骨灰回到我家。」
  「我家那时只有我,当时我一听这消息,很伤心的哭了。」
  「石原田边于是安慰妳?」
  「是的,他说上级怕我担当不起,悲伤过度就要他严守著我,并塞给我一笔厚厚的抚恤金。」
  「后来呢?」
  「后来,他告诉我说家在枋寮,此地也无亲戚,故我对他引为亲人的款待,倒也驱走不少寂寞。」
  「你们从此谈起恋爱来?」
  「是的,这该说是那几天恶劣天气造成的。」
  「到了第四夜,他见我恢復了平常的笑容,忘掉悲伤,就很诚恳的陪我在家下棋。」
  「这时你们动起私情,对吗?」
  「是的,我觉得他比我未婚夫年轻,未婚夫何况没和我正式结婚,更何况我想攀上他嫁给他,才能长住台湾。」
  「妳用什么方法,使他爱上妳?」
  「我也没有特别方法。」
  由美子向我要一根香烟抽著说:「只是稍后,我觉得有些累,便推词要去洗澡。」
  「你用裸体引诱他?」
  「也不是,反正我们日本女人洗澡,都很公开的。」
  「哦!是的,我知道。」
  「当我在浴室淋浴时,那虚掩的房门忽然被他打开了。」
  「后来怎样?」
  「接著他先对我邪笑著,而我却若无其事继续淋浴。」
  「于是他摸抱妳了。」
  「对,他说我的裸体真迷人,肯不肯给他玩一次?」
  「妳怎回答?」
  「因为他说话的时侯,就已经脱光了他的衣物,露出一根比你较小一些的阳具,使我心动起来。」
  「妳也会性欲冲动,对吧?」
  「嗯,这原因可说是我未婚夫离开我太久,我一下看到一根大阳具,难免产生想打砲的念头。」
  「于是妳默许了?」
  「对,因为他裸体的肌肉,引动我的心弦。」
  「他插得比我有劲吗?」
  「可说略逊一筹,但比我未婚夫又强一点。」
  「从此,他常来找妳吗?」
  「对,每隔几日常请假回来。」
  「为什么又甩了妳?」
  「后来他居然说,日本女人只是他的玩物。因为本女人大都很骚,所以他玩我只是好奇...」
  「于是妳失去了所有,就觉得人生乏味?」
  「是的,我原想跟上他,拿个中国籍的户口,过个太平盛世,谁知命运多变...」
  「不要烦恼那些了,从现在起,我要永远爱妳。」
  「是吗?」她擦擦泪痕,破涕而笑的吻我。且摸我尚未软化的阳具道:「不后悔吗?」
  「不,妳很善良,妳使我如获至宝。」
  我也摸摸她阴核说:「我可以去妳住的地方吗?」
  「可以,我万分欢迎你去。」
  她看见我未软化的阳具又硬起来,又说:「阿海,现在我如浮萍般的游到岸上了,希望暂时不提其他事,再插我吧!我又发痒了。」
  我一听,再看见她自行扒开的阴唇,忽见淫水又如泉水汩出,就俯首吸吮她的乳房起来。
  「唔!痒呀!酥麻麻的。」
  她把我的头紧搂,娇声道:「阿海!」
  「唔?」
  「快姦我吧!我阴户又被你弄得流出更多的淫水了。」
  我点点头,从她鬆手的乳房,爬坐起身向她的阴户插入...
  从此,我把由美子当做二姨太,给她生活费用也每隔两三天,去她的房屋休息幽会。可是,那时大走大桃运的我,似乎艷福齐天。未久,又遇到一个日本年轻少妇。
  这个少妇到底又是怎么认识的呢?原来,我每次出勤务,载运满车肉北上,一到半路吋杞仔舌在臼定仁弋臼小仁时总停车在固定隐蔽处小便,买包烟抽。
  这时,正是炎热的夏夜。
  这一天,当我驶过员林,我就在纵贯路上的右侧停车,在一处有围墙的日本宿舍墙下小便,谁知这次我刚小到一半,墙上传来女人声说:「文将(日语司机之意),你要小便,请进来吧,这个墙角都弄臭了。」
  「妳怎知我每次都在此小便呢?」
  「还不是你货车的声响我就晓得了,所以...」
  「所以妳想罚我,对吗?」我不当一回事的,慢条斯理的把软阳具抖一抖,再塞入裤襠。
  「不对!」她也一直看我的软阳具,毫不打算走开。「我要...」
  「妳想要怎样?」我对她这样毫不害羞的日本女人,觉得很有意思。
  「我要用爱感化你。」
  她的回答,使我大感意外。为了瞭解她的花招,于是问:「好,我乐意妳的爱心感化,但妳怎么爱我呢?」
  「请随我进来吧!」
  在墙内,她对我这位围墙外的陌生客,笑吟吟的。有道是「不知主人亲,等于不识好歹心!」我的小便秘密,既给人发现了,对方不但不责备反而以礼相对,我自然不敢怠慢。
  这时我走到红漆大门,入内后由她锁上门。接著,随她进入脱鞋间,再进入客厅。这位穿著红底黑花纹和服的日本女人,立即邀我在沙发坐下,然后去斟来二杯茶给主客饮用。
  我刚喝完第三口,这秀丽的日本女人笑道:「我叫山崎喜代子,先生你呢?」
  我告诉她叫阿海,喜代子又问:「阿海『样』的文将的收入很不错吧!」
  我略夸张地说:「照目前的物价,我足可养活三个老婆。」
  「真的啊?」
  「我不须骗妳,而我现在也有第二个姨太太。」
  「唔?」喜代子涩笑了一下,答道:「我倒不愿想到你是否盖我,但我宁愿相信你的话...哦!对了,文将是个很紧张、责任大、又辛苦的工作,现在我有个建议...」
  「什么建议?请说说看。」
  「你既是长途的工作,希望你能将这儿当做你的家,当你北上南返时,能停留。」
  「唔,也就是小旅社?」
  「就当小公馆,也无不可。」说著,她将说话的跪姿,改为叉腿的屈坐,于是我从她裙缝中,看见她的玉腿,乃问:「那妳愿当老板兼女中(服务生)?」
  「如果我能为你效劳,十分荣幸。」
  「那我先谢谢妳啦!」我投石问路道:「府上只有妳在家吗?」
  「是的。」她仍旁若无人的爽朗道:「先生前线阵亡了,下女是中国籍,早已辞职他去,我虽有点财产却寻不到适当郎君...」
  我今夜临出发时也饮了瓶酒,想想在此还可逗留半点钟,便坐近她身旁掏出我的阳具道:「那我这东西,可当妳的如意郎君吗?」
  「照理是大有可为的,就不知我的小穴能否容纳它?」说著,她翻起下身衣裙,露出她雪白的下体。「阿海哥,你看小穴容得下你吗?」
  「应该不成问题,不过...」
  「不过怎么样呢?」山崎喜代子轻握著我的阳具摇晃道。
  「不过,在这个地方实在不易明白妳的穴儿有多大,我们可到房中看看吗?」
  「好吧,由你抱我进去,抱得动吗?」
  「笑话,就是妳有二个肉体,我也可抱著跑。」说著,我站起身将她腾空抱起,直走到她榻榻米的房间,推开纸门,我像丢下报纸般把她扔下。
  「啊哟!阿海,轻点!」她似笑不笑地说。
  我于是将她腰间的蓝腰带鬆开,立即她的和服,也在这一瞬间向二边摊开,就让我看见她一丝不挂的裸体。
  「哇,妳不挂乳罩,也不穿内裤的吗?」
  「不,平常是挂乳罩的,只是为了今晚准备见你...」她看一看我硬挺的大肉柱子,娇笑道:「至于不穿内裤,那早已是我们日本女人的习惯。」
  「妳的裸体真美。」
  在一百烛光的黄灯泡下,我看见她整身、四肢都长汗毛。尤其她的阴毛、腋毛特别的浓密。在这样黑白相映的引诱下,我于是迅速脱光衣服。
  「大鸟儿,看看吧,它是否你的桃源仙洞。」说著,她拍拍我坐在右侧的大阳具。
  我忙分开她大腿详细看她阴户。她的阴户很肥美,有一丛密密的阴毛,二片大阴唇鲜红可爱,特别使我心醉的是,她阴唇上还长了花生米粒大的阴核。

  「唔!好香,原来妳是香香的阴户。」
  「在你来到之前,我刚刚沐浴过。」
  「妳原来早己对我动情,尤其那么响往我这东西。」我又拉她的玉掌,握住我的硬阳具。
  「当然啦,对于一个没丈夫的日本女人,自然很渴望男人的阳具。」
  我在她身旁躺下,摸揉她的阴核。山崎喜代子立即全身抖动,尤其摆腰扭臀似快感频仍。
  「山崎小姐,妳的淫水流了很多。」
  「唔!浪穴骚痒得很,阿海哥,大阳具汉子,快插插妹妹。」
  「我的阳具妳见过多少次?妳只见过一个人的阳具吗?」
  「不,在那儿小便的男人不少,但只中意你。」
  「哦?我的较为...」
  「较为粗长!」
  山崎喜代子催促道:「阿海哥,快别说话,浪穴已被你摸得骚极了,快用阳具插进来。」说著她自扒阴唇,露出一堆粉红带有淫水光泽的嫩肉。
  我此时自然不再打岔,立即以俯地挺身姿式,一举便插入了她的阴户并即抽送起来。她的阴户几经我姦插了卅多下后,逐渐润滑了起来,并有「噗滋!噗滋!」的出入声。
  我开口道:「山崎小姐。」
  「嗯?」
  「你几岁了?」
  「你很在乎吗?」
  「是的,我觉得妳的穴,像鬆弛了些。」
  「那当然,我已卅三岁了,还有个女儿快初中毕业了。」
  「哦...怎么没看见她呢?」
  「她到邻县读书住在宿舍,暑假才会回来。」
  由于她说话的时候,并不忘配合我的抽送,还不停摇摆她的屁股使我插得轻鬆而舒服,于是我不禁狠抽猛插得更快起来。而山崎喜代子,似乎很有经验地,用腿夹住我的腰部屁股用力向上迎,配合我了无隙缝的抽送。
  「拍...拍...拍...」这是我大肉柱闯撞她阴道肉的声响。
  「咕...咕...咕...」这又是淫水抽动的声响。
  这样的疯狂抽送了三百余下,我与她全身骨头都麻麻酥酥的,热血奔腾,欲火更加速昇高。于是我更使尽吃奶力的疯狂抽送,而她也使出全身解数,奋勇迎战。战况可说空前紧张、猛烈!也可说比第二次世界大战,还剧烈得很!
  「山崎...小姐...浪穴舒服吧...」
  她此时已春情洋溢,浪吟著:「喔...阿海...哥...大肉柱祖宗...好过癮哟...小便的男人...何其多...但只有你...使我心动...现在...果然功力奇妙...唔...雪雪...大阳具再...重重的插...升天啦...」
  喜代子娇喘一阵后,又一阵抖颤接著一股阴精淋向我龟头。我于是以多次经验之心得忙屏住呼吸,深深吐出一口气,一动也不动的抵紧花心。
  过一会喜代子道:「阿海哥,你很累吧,要不要换我在上面?」说著,便抱我翻个身子,二人上下交换,她就面向我套弄起来。
  这姿势我最愜意,因可欣赏女人的曲线,而且稍为低头便可看见她阴唇进出的情形,与乳房的浪动。所以情不自禁的我又揉捏她的二个乳头。只见喜代子的媚眼半闭,双颊通红十分美丽。
  而同时,她也二手握著膝盖,屁股一上一下忽浅忽深,全身犹如花般又娇又艷媚态迷人。尤其,她的淫水更如泉涌出,顺著我的大肉注流到我的小腹上,连整片阴毛都全湿了。
  「阿海哥...你...舒服吧?」
  很好的事,喜代子居然反问起我。我为了安抚她,就回答很舒服,又为了争取时间,我忽坐了起来。
  「干什么呀?阿海哥!」
  「让我再玩新花式。」
  我不管她是否乐意,一下子从她背后抱住她的小腹,再从她屁股向下插进她阴户内。此姿势可使男人阴毛磨擦女人屁股,使其倍加舒服。这样姦插百余下,她的淫水即如决堤似的流了满床。
  我这样重重狠干了二百下之后,她终于娇喘道:「唔...好舒服...方才我用穴唇...给你夹...你也痛快吗...喔...用力顶...再重重...深深的插...对了就是这样...」
  我一听只好再使出吃奶力,用劲地抽送。喜代子于是混身一阵抖颤,下面阴户忽不断痉挛,同时一阵烫烫阴精也射,出口中娇喊道:「哎哟...上天了...美死了...谢谢你...阿海哥...妹太痛快了...」
  我的龟头被阴壁一夹一吸,加上暖暖的阴精一冲,心神一颤,腰眼一紧也猛地打了个冷战。
  「噗嗤!噗嗤!」一股热暖暖的阳精,终于由我龟头射进她的子宫内。
  「阿海哥!」
  「什么事?」
  她忽然像拥有宝贝般的紧搂我道:「今夜我舍不得你走,我要你给我多插几次。」
  「我可多歇个半点钟,但不能待这儿,我任务很重大哩!」
  「但你已耽误一点钟出头了。」
  「我只可推说,路况不好,迟到一点钟搪塞过去,却不想误了大事。」
  「唔...你有这样的念头,我很感动,反正来日方长,这大门永远为你而开...」
  我有了二个小公馆之后,生活日常的开支增大,就动脑筋再赚钱。此时全省的所谓「服家公司」几乎没有,所以我就在基隆和二个小公馆附近推出「代客搬家」。
  有道是:「人一走运,其势如破竹,犹似排山倒海,不可遏抑。」过了一个月,搬家的生意果然做了第一笔。
  那是基隆附近一户日本人家,主人是西村美智子,是个卅五岁的主妇。当我开始为她搬家时,刚好是下午时光。那时天气热,只穿内裤而打赤膊的我,只觉得腿毛、手毛、头发,甚至阴毛都在冒汗。尤其我是穿白色内裤,那丑东西若隐若现。
  这时己搬到台北新店近郊的美智子,就在她客厅沙发上,对坐在她对面的我打量半天,而后温柔道:「阿海先主,我己弄好温水,请你去洗个澡吧!」
  我于是跟她走入浴室。果然看见有个大浴盆内,放了九分满的热水。
  「哪,这是香皂与新毛巾,你洗吧!」说著,她又叮嚀道:「初搬到这里,一切不习惯,你若有何问题,请喊我一声,我就在客厅。」她说著就摇晃乳波臀浪的走了。
  我立即脱下内裤,拿起香皂抹在身上洗起来,再冲洗一番。但我忽然发觉,这是没浴门的浴室。为了试试美智子的反应,我利用这一缺失,大喊道:「美智子女士,请来一下。」
  果然一阵急促脚步声,由远而近。美智子己佇立在门口。
  「美智子女士,为什么这浴室没有门?」我说著放下毛巾故意站起。这一来,我那浸了热水的粗长阳具,自然涨硬到七寸长。
  美智子一直注视我的阳具,然后笑著道:「我们日本人洗澡是公开的,根本不怕人看。」
  「哦?真的有这种事?」
  「真的,甚至于男女也在一块洗澡。」
  「妳是指日本人的直系亲属--如父母、子女、婿、媳、兄弟、姐妹?」
  「对,不但如此,连老板娘与伙计,也可混在一起洗。」
  「这么说,我与妳也算老板娘伙计,那妳也和我一起洗好吗?」
  「好,只是我想告诉你,洗澡中不可任意取笑,那就不礼貌了。」
  我为了「钓」到她,装成很文静的说:「好,我们一起洗吧,我决不笑妳。」
  美智子点点头,立即就地的脱下她的衣服。这一来,她就变成全裸的女人了,我于是假装为她擦上香皂,要她背向我,而我一边用香皂摸她玉臀,边欣赏她阴户。
  只见她体格长约五尺六寸,胸围约四0寸,腰则廿八左右,屁股又厚又肥约四十二寸之大。我从她肛门往下看,她阴户正好下斜廿度,使我看得到全貌。
  她有一丛茂盛而乌黑的阴毛,粉红色的阴唇略见长,约五六之长,也就是说阴缝有五六寸之长大。再看她的阴唇内已淫出阵阵的骚水,而这二片阴唇还一张一合的,似在和我打招呼道:「快来呀,我需要你姦插我。」
  「哇,妳的玉穴,真像青蛙般的活穴。」我把她的身体翻转,面对面地说。
  「你的大阳具也像一根红茄子一样,使我芳心鹿鹿的跳。」
  「妳先生的比我大不大?」
  「唉!他已在前线阵亡了,纵使他还活著,也只有你一半地粗长而已。」
  「真的,那我是特大号鸟儿,对吧?」
  「是的,打从你在基隆旧屋替我搬动家具,我就一眼看到你的软阳具,已像条大草绳,重垂地摇晃了。」
  「美智子。」
  「嗯?」
  「大尺码的阳具好不好?」
  「当然好,不过,那是你太太的福气...」
  「妳也可当我的太太啊...」
  「可以当吗?」她一直注视我,又看一眼我粗涨挺硬的阳具。
  「可以的,而且,妳的乳房也好大,比我太太大,所以...」
  「所以怎样?说呀...」
  「所以,大阳具应该跟大乳房做个夫妻。」
  「你是说你爱我?」
  我这时已洗净她的乳肌、红色的乳晕与乳头就答道:「是的,美智子,我想吃妳的奶。」说著,我又拉她的玉手,握我的大肉柱子。
  「好啊,要吃奶,请便吧...哈哈,有趣!」
  「有趣?吃奶有趣吗?」我一面吸吮她的乳头,一面问她。
  「嗯!真有趣,你吃我的奶房,真像我的女儿。」
  「有这么大的乳房可吃,我宁愿做妳的儿子。」
  我一面吃,一面按步就班的把左手游移到腹下,先摸索一阵她的阴毛后,立即摸游到她的阴核。美智子被我一摸,顿时颤抖一下,淫水就从她阴户内流出。
  「唉呀,你好坏,又吃人家又摸人家,把人家全身弄得骚骚痒痒的,像百隻蚂蚁在阴户内爬。」
  「那很简单嘛!」
  「简单什么呢?」
  「用我这东西给妳插,就舒服啦!」
  「话是如此说,然而你不是我丈夫哩!」
  「我是妳情人,而且我很爱妳。」
  我打铁趁热,二手急遽地在她乳房、乳头、阴户及阴核上,加速的摸、揉、捏、挖...这样反覆做了三四次,果见她歇斯底里地叫:「唔...雪雪...嘖嘖...好痒啊...我受不了...」
  「美智子...我的达令...」
  「唔...阿海哥...」
  「快给我插吧!」
  「好!但不要在这里,抱我到卧室去吧!」
  我于是如奉圣旨,抱起这朵出水芙蓉走到她的卧室。美智子的纸门,榻榻米卧房,只因我刚替她搬家具进来,棉被、枕头都没叠好,但这些似无关紧要,要紧的是还是快享受她这大肥穴的美味。读者诸君,你说对不?

  却说美智子躺在床上之后,眼睛一直不离开我特大号的阳具,只见她春潮洋溢的说道:「据说做粗活的男人,这根大肉柱都比较大,果然我看见你有这么大本钱。」
  「这么说,妳要一辈子给我做太太?」
  「这...慢慢再说吧!」
  「不,妳要现在就回答我,否则...」
  「你不插我的嫩穴儿了?」她似乎神情紧张地坐起身。
  「是的,反正我不怕没有女人。」
  「好吧,我答应做你太太,一生永远给你插阴户。大阳具丈夫,现在起就快来尝尝插嫩穴的滋味吧!」
  我见她一脸饥渴之状,于是侧卧在她身边。然后吻了她、摸她奶房、揉她阴核、再挖她粉红艷丽的肥美阴户,只见她每一次被我摸、挖时,就扭腰摆臀与抖颤,同时满脸都红了。
  「哇,淫水又流很多啦!」我从她大腿根抚摸一把,惊奇道。
  「唔!我的冤家,你就别再折磨我啦...快给我插进来吧...否则我恨你...」
  这时我只觉得若再浪费时光,使她乾骚痒就未免太不近人情了。于是,我以跪姿,屈开她的双膝将大阳具塞入她湿润润的阴户。
  「卜滋!卜滋!」我的硬阳具,在一进一出她阴户中,立刻响出插穴声来。
  起初,我由浅抽慢插,一直到狠狂抽插起来。插到了三百多下,我问她:「美智子...我的骚穴情人...妳是否舒服?」
  「啊哟...阿海哥...你的中国人的大阳具比日本人...有劲...又粗又硬...又长...姦得嫩穴儿...美死了...酥麻透了...阿海呀...我的大阳具祖宗...你可怜...可怜我...这饿荒...寡妇吧...再重重的插...深深的顶...唔...」
  接著,当她看见我加倍卖力的姦她时,她又嘺喘道:「啊...你...嗯...我的好阿海呀...哎哟...这一下恰到好处...对...再向上顶...左右的勾...美死我了...啊...我...实在太太...太舒服了呀...我要飞了呀...唔...」
  我一听她淫声浪语,欲火更被引得高烧,抽送的速度自然加大,一下如暴风雨,一下如拉风箱...
  「嗯哼...听妳这么舒服...啊...我也要丢...妳的小穴...真好!」
  美智子急阻道:「啊...你别先丢...要丢...等一块丢...」
  说著,也许心灵感应,我们二人同时全身阵阵抖颤,二人的精力都聚集在脐下三寸之地。同时,二人手臂也猛力相互紧抱著。
  未几,我射出阳精!她也喷淋出暖烘烘的阴精,射向我的龟头,我俩直觉二人的阴阳精在她阴户内,像腾云驾雾。二人的灵魂同时也几乎登天似的。全身的骨肉,似都有化为嫩水的快活。二人的脸颊紧贴,享受此漫游仙境的快活。
  美智子对我热吻一阵子,说:「阿海...今天是我生平买不到最大的一次快乐。」
  「妳的紧缩会说话的嫩穴,也使我陶醉。」
  「可是,我喜欢你充满男人的魅力。」
  美智子说著又吻我的颈、我的胸毛。而我,也不忘情,又摸揉她的左奶房,吸吮乳头...
  己是暑假的八月。当我轮转式的在山崎喜代子、西村美智子的家过夜时,都见到她们女儿。尤其更使我喜出望外的,西村美智子的妹妹和山崎喜代子的姨妈,都远从日本来此渡假。
  这一夜!轮到我住在山崎喜代子的家。吃过晚饭后,我和喜代子的女儿下棋,喜代子的姨妈正和她聊天。下棋到夜深。喜代子已和姨妈并睡一起,而喜代子的女儿山崎芳子,这时也有了睡意。
  「明天再下吧!」我手一挥,示意各自就寝。
  于是山崎芳子走向大卧房,睡在山崎喜代子的脚左方,由于寝室很大,差不多可睡十个人。所以,我也不急著找空位,就径入浴室冲个凉洗个澡,浴后我开掉客厅灯泡,进入榻榻米的寝室。
  山崎芳子已睡得很甜,鼾声有韵律。我就在她身旁坐著欣赏她的睡姿。此时因天气热。山崎芳子二脚大大地分开,似想由打开的睡衣下摆,灌进点风,以凉爽闷热的下体。我见她仰卧就打开她的腰带,立刻,睡衣左右二边分开。现出她如羊脂般雪白的肉体。
  只见她的胴体修长,曲线玲瓏虽略嫌纤瘦,但肤色晶莹亮丽,那浓黑的阴毛与雪白的肌肤,显得黑白分明。我又注视她的乳峰,只见像二座肉山一样的挺立著,一手按上去确实也够过癮,实令我欲火高昇。
  我再欣赏她那妙人的阴户。只见山崎芳子的阴户长得高凸凸,像一座小丘。那茸茸的黑毛之下,她的二片大阴唇,在我轻摸之下翕翕的动。而其肉洞中的嫩肉红得像核桃,水唧唧地,看得我的硬粗的大肉柱子,不停的挺动。
  忽然我觉得她到底只有十六七岁,也许不懂性交之道,万一扰醒她大叫我乱来,那就很窘故又把腰带繫上。
  于是我以粗硬阳具,走到喜代子的二腿中间。喜代子是我名正言顺地情妇,我要做爱自然理应找她。因此,我把她的黑腰带解开。这一来,山崎喜代子的白色睡袍摊开了,面对我的是,一具成熟丰满的美艷胴体。
  我伸手往她的纷红色阴缝一探,唔!好温暖啊!我摸得性起,又用二手大摸她的奶房,接著,我吸吮她的奶头。
  「唔!好痒啊!」喜代子从抖颤中醒来道:「冤家,你把人家引得骚痒麻麻的,快脱下裤子吧!」
  「做什么呢?」我佯装不知地问。
  「快插我的浪穴呀!」她指指已经春潮泛滥,流著淫水的阴户对我说。而我则指指她身旁的阿姨及左下的山崎芳子道:「可是...方便吗?」
  「有什么关系,我们日本人自古以来,男女一起洗澡,她们也不会偷看我们打砲呢!」
  「这么说,我就管不了这许多了。」
  我于是脱下内裤,将那特大号的大阳具应声挺动,然后我俯在她身上,对喜代子姦插起来。不久,我的姦插速度,由慢而快。渐渐地,不知何时,忽觉后面有人推我屁股,转眼一看!哇!乖乖,竟是山崎芳子。
  「啊!芳子,难道妳早知男女插穴的快乐事?也想凑一脚?」
  「对!我妈妈早已告诉我,男人阳具的可爱,再说,百闻不如一见是不是?」
  这小妮子绝妙口才,使我一时语结。
  「那么,如果我也插妳嫩穴阴户,妳可乐意?」
  「乐意啊!我早在书上看到打砲的作用啦!」
  「好!妳别推,先摆开阴户,等一下我再姦妳。」
  这时山崎喜代子道:「阿海,亲爱的冤家,我女儿可还是从未弄过,你可千万要小心呀!别弄破她的嫩穴儿。」说著,紧抱著我要我卖力抽送。
  我为了再插山崎芳子的嫩穴儿,就不再说话,卖力地连续抽送她二百多下。她于是在这过程中,乐极而泄出了阴精。她抱我狂吻了几遍,把我推给她女儿芳子。
  山崎芳子的葫芦形裸体,早已令我魂荡魄飞了,现在既轮到插她,我内心立即狂喊起来。芳子此刻已仰卧在她母亲的身边。她那光滑雪白的肌肤,如羊脂般柔软软,嫩绵绵!不但红奶头与白奶肌相辉映,而且那凸起的阴户、乌黑的阴毛、花生米般的阴核及滑润润的阴道...,都是呈现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  「芳子,妳真美。」
  我吻住她的香唇,一边摸她奶头道:「妳曾说百闻不如一见阳具,现在妳不但可见,而且可摸。」
  芳子在灯光下,漾出一波笑意,我立即拉她的玉掌,摸我姦插过了的湿润润的大阳具。芳子就如摸了支棒棒糖,高兴的套弄起来。
  「真好玩,你的阳具又粗大又暖热热的。」
  「妳也是,妳那桃花肉缝,也像个温暖肉洞。」我加速揉搓她的阴核。
  「唔!大阳具伯伯,别挖搓了,小穴流水了。」
  芳子愈叫著,她的手也给我套得愈快,这使我紧张极了,万一被套出豆浆来,怎么办?于是我说:「芳子,我被妳套得受不了啦,我要插妳的嫩穴了。」
  「好!我也骚痒得耐不住了。」她立即鬆下我的阳具,而我也俯在她的小腹上,正在持硬肉棒姦入她湿润润的阴户中。
  忽然...只见山崎喜代子的姨妈--一个四十多岁丰满的日本妇人,笑著坐起身道:「阿海,慢点,我的穴也好痒,先插我吧!」
  这时我正要婉拒,喜代子道:「阿海,姨妈守寡多年了,你就安慰她一下吧!」喜代子的话刚说完,她姨妈也闪电似的脱下她的黑色睡袍上的白腰带。
  立刻,我看到一双木瓜形的奶房。她的上身皮肤没有光滑,腰也粗,乍看没多大诱人之处,倒是她的屁股特大,大约四十三寸左右,这地方倒很特殊。此刻她又回復仰卧。因此,我看到她全部的阴户。
  她姨妈的阴户,由于整个下体宽大,所以那二片阴唇面积也相对地肥大,虽唇皮已呈紫黑,但淫水不少。
  「喜代子,妳姨妈长我大多岁,可以吗?」
  「同样是一个肉洞,有什么不可以的。」喜代子摸著我青筋毕露的阳具,说:「女人的阴户本来就是给男人插的,只要不破坏有何关系。」
  「但我有些不忍。」
  「给她姦插几十下就好了嘛!」
  「对!我们不一定要做夫妻啊...」姨妈露出金牙,笑道:「即使做夫妻传下后代,日本皇军也有奖赏呢...」
  「为什么?」
  「因为日本男人快死光了,日本皇军鼓励女人多多性交,以便生下儿女,好为皇军传种。」
  「哦!那么我只需播种,而不必养活他们?」
  「是的,只要我们三人有孕,还可得到皇军的生活奖助金。」
  「那么芳子也不例外囉?」
  「对!我们所以来家中,专为侍候你。」
  喜代子母女对我说,面对三个美丽的胴体,我正在难以取舍之际,忽然围墙外有人喊开门。
  「啊!不妙,是男人的声音。」我暗忖著,一边指示芳子快穿衣服出去开门。
  不久,芳子去开门,又来了一个男人。而这男人正是我的货运行老板,他见到我怒气冲冲地叫我到屋外,责备我近来工作精神不振常误事。同时要我即时去上班,跑南迴线的差事,否则革职,并通知家人。
  至此,我觉得此差事丢掉可惜,况老板待我不薄,我怎能长此为女色所迷!于是,我默默的就离开了山崎喜代子的家,跟著货运行老板坐上他的车,开回了屏东。
  此后,由于改驶花莲屏东县货车,我就把山本由美子、山崎喜代子、芳子、美智子...等人淡忘了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