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  每次到一些大景点带着客户们参观游玩,经常能遇到俄罗斯女孩表演,看着一些客户盯着那么俄罗斯妹妹的胸和屁股,口水都快流下来了,本狼都感到很好笑,因为这帮狼兄根本不知道,俄罗斯妞看着还可以,真要是让你操,你会很受打击,耳边听着这些客户们品评这些俄罗斯妞身材真不错什么的,本狼不知不觉的想起了上的第一个俄罗斯妞娜塔莎。
  娜塔莎是我上的第一个外国妞,我是娜塔莎上的第N个外国人,这种不对称的经验,让本狼现在想起来上娜塔莎的经历都很惭愧。
  几年前,本狼在内地某大型会所去潇洒,按照平时的惯例,本狼每次都会给会所的营销主任小费,所以本狼一去,会所的营销主任小康赶紧热情的接待了我,我进了门,习惯性的往全套服务区走去,小康紧紧的跟着,一边跟着一边说:“张哥,你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,我好提前帮你安排。”我说:“我随意惯了,刚才开车路过你们这里,想起来很久没来了,所以来放松一下。”
  这时小康说:“张哥,你也不是外人,小弟和你透露个消息,我们这里今天来了几个俄罗斯妞,我感到张哥可以今天赶紧点一下,因为这批俄罗斯妞老板没试钟,所以你要是点了,也算是在这个会所首开了。”
  试钟,是指每个会所全套服务的妞,在会所上班前,必须要让会所的老板先感受下服务水平,服务水平可以了,不会给会所丢人,这时才可以在这个会所上班,所以,任何全套服务妞,在一个会所上班,都得先让会所的老板先操一次,然后才开始和这个会所开始“合作”。
  本狼在内地认识一个开会所的朋友,每次见到他,眼眶都是黑色的,像个熊猫一样,我说:“你这家伙怎么成天像熊猫一样啊?”他憨厚的笑了,说:“试钟试的。”我问他:“你最多的时候一天试钟几个啊?”,他说:“最多的时候试钟6个。”我当时说:“服了……”,那个哥们说:“其实我也不想试钟啊,有些又老又丑的,不试钟不敢用,试钟吧,心里一百个不情愿。”
  看来试钟这个事情,看着爽,其实也很伤身体的,但在一个会所潇洒,一个妞刚来,你第一个上的,这还是有点小诱惑,于是我问小康:“你们老板不试钟,就敢让她们上岗?”小康说:“这一批的妈咪是我们老板的情人,所以这批妞老板就不试钟了。”听他这样一说,本狼想起还从来没有上过俄罗斯妞,所以内心有些蠢蠢欲动,但是外国人很开放,本狼会不会为国争光不成,丢国家的脸?所以本狼有些犹豫,我问小康:“俄罗斯妞多少钱?”,小康说:“因为是新货,所以价格贵点,1400元,90分钟,次数不限”。
  90分钟,战斗力强的能干三次,平均下来500元干一次,也还算是便宜,所以我决定首次尝尝外国妞,于是我对小康说:“给我安排一个,货色不行的,我肯定退货,别到时候说我不给老弟面子。”小康赶紧说:“张哥放心,保证给你安排好。”说完,他接过了我给他的200元小费,让我在全套服务房间休息下,高兴的走了。
  不一会,有人敲门,小康带着一个妞走了进来,本狼打量了一下这个妞,果然是高鼻梁,皮肤很白,浅浅的金色的长卷发,尤其是那蓝色的眼睛,让我看上去感到特别的深邃,身高至少有170左右,腰很结实,臀部很丰满比较翘,一看就是个做爱的材料,确实和国内的妞有明显的区别,我内心深处有些渴望。
  本狼看着这个妞,感到还可以,值得操一次看看,于是我对小康说:“这个妞看着还可以,她叫什么名字?”,小康看了看手里的卡片,说,她叫娜塔莎,我当时看着小康看纸片的动作,我感到,小康没骗我,看来这批俄罗斯妞是刚来的,因为小康名字还需要对着编号读出来,他不熟练。

  小康看我对他领来的这个妞同意,小康说:“张哥,你好好放松,我先出去了。”我点了下头。
  娜塔莎,这个名字好像是传统的俄罗斯女孩名字,就像我们国家的“淑贞芬芳”一样,我当时听到娜塔莎这三个字,我竟然不知不觉的想起了喀秋莎,火箭炮,想起喀秋莎,我竟然想到,一会我会不会像喀秋莎火箭炮一样激射,想到这个情景,望着这个马上可以上的娜塔莎,我下面已经硬了。
  娜塔莎进了房间以后就一直乖乖的站着,一直到小康离开,她都没有动,我一瞬间感到我不会俄语还是有点被动了,英语也因为长期不使用,也差不多快归还给老师了,但是我想到,老外们估计英文多少都能有点基础,于是我尝试着对娜塔莎说:“comeonbaby!(过来,宝贝)”,这时,娜塔莎竟然好像听懂了,开始向我走来,我感到有点意思,于是继续用不熟练的英语和她交流。
  我说:“canyouspeakinEnglish?(你能用英语说话吗?)”
  娜塔莎这时摇了摇头,我一看这种情况,无语了,因为她摇头,说明她听懂了我刚才说的意思,但是她又摇头,说明能听懂点,但是不能说。
  我有点失望,但是还是尝试着说:“let’sbegin(让我们开始吧)!”这时我感到,要是直接就把她上了,也不告诉她一声,也不好,怎么的也得尊敬一下国际友人嘛。说完,我就开始行动,准备上这个娜塔莎。
  我直接把娜塔莎搂在怀里,因为娜塔莎比较丰满,所以我想感受下楼着的感觉,刚把娜塔莎搂在怀里,一股浓浓刺鼻的香水味道就扑面而来,这种香水味,我经常在五星级酒店里,遇到一些外国人在电梯里就是这类的味道,过去我研究过,外国人用香水,主要是因为狐臭,这个娜塔莎也用这么浓的香水,难道她也是狐臭?想到这里,我内心暗自告诉自己,一定要距离她的腋窝远点,不管她有没有狐臭,都不能让自己心情不爽。
  考虑到这个外国妞可能有狐臭,所以我想到一起洗个澡,于是我抱着娜塔莎,用手指了指洗手间,做出一个淋浴的动作,意思是一起去洗澡?娜塔莎明白了我的意思,于是主动脱下自己的衣服,同时帮助我脱下衣服。
  她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我发现娜塔莎的逼毛也是金黄色的,逼毛经过了修整似的,只有阴蒂上方留了细细的一条,其他地方都没毛,阴唇比较大,我望着她的阴唇,心里想,不知道她的逼是不是也像她的蓝眼睛一样深邃……
  娜塔莎在脱我内裤的时候,顺便用手抓了一下本狼的小弟弟,本狼小弟弟本来就是硬的,她抓了一下,更是有些受不了,我的小弟弟硬度当时已经到达作战状态,娜塔莎看着我笑了笑,带着我一起去了洗手间。
  进了洗手间里的淋浴房,她开始给我淋水,打泡沫,然后也给自己淋浴,她给人洗澡的手法很生硬,明显能看出来有点心不在焉的,我苦于语言不通,想告诉她认真点,也没法交流,当时感到,操外国妞,因为语言不通交流不便,确实有点影响做爱前的沟通了。
  洗完澡,我和娜塔莎来到床边,因为语言不通,所以我直接就躺在床上,我等着她来服务我,因为只有这样,你才能知道,俄罗斯妞到底水平行不行,娜塔莎看我躺在那里等着,也明白我什么意思,于是开始她的程序。
  她用嘴吻住我的小弟,一边吻着,一边用手在抚摸我的咪咪,同时嘴里发出哼哼的声音,好像是我的鸡巴在操着她的嘴,她很爽似的,她的嘴很大,含住我的鸡巴,我没有感觉到她有牙齿刮碰到我的小弟弟,我因为过去一直以为外国女人含住男人鸡巴在那里来回抽动,我还担心牙齿会伤到小弟弟,其实娜塔莎的口活可能是因为嘴大的原因,我只感觉到湿润和温暖,但是她的嘴唇力度比较大,含住我的鸡巴含的有些紧,这样她在抽动的时候,确实我的小弟弟感受到一些挤压感,但是因为没有牙齿碰到,所以她抽动一会,我的心里就平静了下来,慢慢感受她的口活。

  她含住我的小弟弟抽动了能有几分钟这样子,然后她顺手从她的小手包里拿出一个避孕套,直接套在本狼的鸡巴上,因为本狼鸡巴有些硬,所以她很顺利的套了上去,然后她隔着套子继续含着本狼的小弟弟活动,她很懂男人,好像知道男人的龟头和龟头边缘是敏感性区域,所以她每次在含住我的小弟弟抽动的时候,都刻意的在龟头在她唇边的时候,用嘴唇挤压我的龟头和龟头边缘,那种感觉就好象是你正常在操一个女人的时候,插入到女人子宫里被挤压的感觉一样,所以,我慢慢感觉到小弟弟就好像插在一个逼里一样,很深的感觉,所以我终于坚持不住,射了出来,她含住我的小弟弟,在射的时候,持续抽动10几下,让我射彻底,然后才把嘴拿开,帮助我取下套子,套子的奶头部分已经装满了本狼的精液。
  娜塔莎像举着战利品一样,拿着装着本狼精液的套子,在我面前笑着晃了一下,然后到洗手间去扔到垃圾筒里,我当时软在床上休息,等待着第二次作战的到来。
  语言不通,这是最难受的事情,于是我打开电视,在那里看电视,顺便休息,娜塔莎从洗手间回来,也躺在我身边休息,这时,我用手摸了摸她的逼,我的心开始惴惴不安起来。
  她的逼,不仅阴唇大,而且很宽松,我尝试着用二个手指插进去,竟然还有空隙感,我用三个手指伸进去,刚刚好,我当时用一只手摸着娜塔莎的逼,同时偷偷的用另外一只手伸出三个手指,衡量一下粗度,我的心里感慨,娜塔莎的逼洞真大啊。
  从我上女人的经验来看,你手指衡量的刚刚好,一般上了以后,会比较松,这也就意味着,娜塔莎,我上的时候,肯定也是松的。我脑海里想起了很多壮男,我知道,那些都是特型演员,正常的男人阳物不会那么大的,但插进去三个手指,都感受不到娜塔莎逼的紧,一定会有问题。
  因为有了顾虑,我的小弟弟恢复的比较慢,十几分钟以后,还是软的,这让我感到,再干她一次以后,估计第三次有点难度了,所以我决定不慢慢的等,让娜塔莎帮助我硬起来,第二次应该时间能长点,也能为国争光。
  我用手托起娜塔莎的头,用手指了指我的咪咪,娜塔莎会意,斜爬在我的身上,开始用嘴吻我的咪咪,娜塔莎不仅口活好,吻本狼咪咪的水平也很高,她每次吻住本狼乳头的时候,都能用舌头尖快速的扫我的乳头10多下,因为扫乳头的次数多,同时娜塔莎也用手握住本狼的小弟弟,所以我能感受到持续的刺激,我的小弟弟也慢慢的随着呼唤硬了起来,随着娜塔莎越来越努力,我的小弟弟终于再次雄起。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摸向了娜塔莎的小逼。
  娜塔莎注意到我的小弟弟硬度够了,又拿出一个套子,套在了本狼小弟上,本狼想到娜塔莎的逼那么松,再说语言也不通,也懒着前戏了,把着鸡巴往娜塔莎大阴唇中间一插,一下子就进去了,当时的感觉,现在回忆起来,应该是空荡荡的感觉,太松了,我只有把鸡巴插到身体完全和娜塔莎身体贴在一起,我才能知道,这个妞,我正操着呢。
  空荡荡的感觉很不爽,但是我考虑到不能花了钱还丢人,所以我也很卖力的抽插,我望着娜塔莎,因为她平躺着,我能看到她高高的鼻梁和长满鼻毛的鼻孔,这让我一眼看上去,娜塔莎竟然有点像男人的感觉,如果不是她的咪咪比较大,比较白,我下面还正在操着,我真怀疑我是不是正在操着俄罗斯女人。

  因为插着没啥感觉,娜塔莎的逼也很松,对我的小弟弟起不到什么刺激,虽然我每插一下,娜塔莎都在那里大声的呻吟,因为下面没感觉,所以娜塔莎的呻吟对我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,插着插着,我的鸡巴竟然慢慢的有点软了,于是我赶紧看她白白的乳房,然后再低头看我的鸡巴从娜塔莎的逼里进进出出,在这种刺激下,小弟弟终于又在娜塔莎的逼里硬了。
  娜塔莎也注意到这种变化,所以每次我在抽插的时候,她都很主动的晃一下腰,以和我配合,这样我能插的很深,尽管我和娜塔莎的私处完全吻合,我都没有感觉到我的鸡巴插进娜塔莎子宫,我心里感慨,俄罗斯女人的逼,真深啊!如果用一个成语来形容,深不可测!
  因为是第二次做爱,而且感受不到娜塔莎逼夹紧我的感觉,所以我奋战了30分钟,竟然丝毫没有射的冲动,在做爱的期间,娜塔莎也换过一种女上位的姿势,卖力的在那里上上下下的抽动,但是我依然没有射,女上位,不容易射,这个原因我一直没研究明白,我估计是和“肏”这个字有关,因为“肏”这个字,是指男性主动的性动作;而女上位,是男人被操,所以男人射不出来,我估计是有点这个原因。
  就这样,娜塔莎发现女上位,我还是没反应,她开始用腰部腹部一起用力,阴道有点紧了,但是因为确实太松了,她这种努力的效果很轻微,我依然没射。娜塔莎后来感到有些累了,就平躺在那里,让我主动操,我也是操一会休息一会,就这样,一直折腾到40分钟。
  快感,是积累的,我操着娜塔莎,虽然因为她的逼比较松,快感不强烈,但毕竟是在操着一个逼,所以慢慢积累的快感终于汇集到爆发点,我终于射了出来,在我射的时候,娜塔莎也如释重负的呻吟了一声。
  射完,我用手把着避孕套的边缘,扒出了鸡巴,我突然发现,避孕套早就破了,刚才全部都内射了,娜塔莎也感觉到逼里往外流东西,赶紧起身看,发现避孕套破了,这时,她从我的鸡巴上褪下了套子,到了房门旁边,拿起电话按了几下,一会,电话那边好像有人接电话,她说了一通俄语,我也没听明白,然后她穿上衣服,准备走出去,在出去之前,她笑着用手勾了一下本狼的小弟弟,对我说了两个汉字——不行!
  听到娜塔莎这样说,我特郁闷,看来国内和国外的零件不匹配,国外的逼,太松了,插着没感觉,再加上刚才内射了,让我也恐慌不已,我担心中招,我甚至有点后悔找这个俄罗斯妞了。
  于是我也清洗了一下小弟,穿上了衣服,走出房门不远,就是套服区域的服务台,小康早在服务台等候,小康问我:“刚才那个还行吧?”我说:“太松了,没啥感觉!”,小康说:“张哥,有一个事得和你说一下,因为接到通知,你的雨伞破了,所以张哥还得多付200元,这是规矩,张哥你应该懂的。”我说:“明白,这个钱我付!我也不想破啊,我还害怕中招呢……”小康笑着说:“还是张哥太勇猛了,雨伞破了也很正常。”小康这句话让我心里愉悦,暂时忘记了娜塔莎对我的鄙视,于是付款,离开了这个会所。
  娜塔莎是本狼操女人生涯,操的最松的逼,不仅是型号不匹配问题,我想也还和国外女人被国外的粗屌加工的太勤有关系,娜塔莎给我留下的阴影是很严重的,因为我一看到外国女人,我就会想起娜塔莎,还有她那句话——不行!
  【完】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