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禁止的手淫 第1章

  发信人: 无名
  标 题: 被禁止的手淫
  一、
  今天家事对里代子来说,真是要她的命。洗完了碗筷,嘆口气。将脏衣物放进洗衣机,按下开关,又是嘆气。将屋内的窗户全部打开,拿出吸尘器。从卧室开始,接著客厅,然后和室。用细的嘴管清屋角的里代子。
  「哎...」又是深嘆气,歇斯底里的将吸尘器的嘴管拔开。靠著墙壁坐了下来,将两脚伸开。外面的阳光很柔和的照射进屋内。
  「真是的!」里代子不满的发牢骚。
  「那种丈夫离婚算了!」心虽不是那么的想,但唸一唸就舒服多了。
  并非是和丈夫裕一吵架。昨晚,裕一喝醉回来,高兴的摸著里代子的胸及屁股!裕一如此说著。裕一出差的前一晚,他们习惯要做爱。比平常都还浓厚的,互相的爱抚。从新婚开始一向是如此。
  「一个人睡觉是很孤独的...」
  「我不在的时候,可不准出轨。」
  「你才是呢!」
  互相说著甜蜜的话,而热络起来。几天前就已说今天要出差,里代子期待著昨夜的来临。虽是喝醉了,但裕一也记得,所以回家后就一直抚摸著里代子。
  「我要好好的疼爱妳...」他是这么说的。
  可是...
  入浴后,裕一先回到床上,里代子因期待著尽情的做爱,所以花了一点时间,穿上性感的晨袍,坐在化妆台前,做好脸部及身体的保养且喷上了香水。从镜中看著躺在床上的裕一说。
  「老公,你可别睡著了。」发出撒娇的声音。
  「才不会,今晚要来三次哟,让你看看我的男子气魄。」裕一回答著,想睡的声音让里代子稍微的不安,但一向睡过一、二十分后的裕一精力总是相当的充沛,想起来真是兴奋。
  到浴室洗掉手上剩余的乳液,走进卧室,将檯灯亮度调至最弱。
  「喂!老公!」甜美的声音进入棉被之内,抱住裕一。轻微鼻息停住了。
  「好睏,今晚饶了我,明天...让我睡吧...」爱睏的回答著,几秒后鼻息,己转变成打呼声而沉沉的入睡了。
  (可恶!)里代子跳起来,绷著脸,很生气狠狠的看著裕一的睡脸。
  花费时间将身体冲洗乾净...
  整理乱掉的头发...
  在手脚上涂抹上乳液...
  也喷了娇兰高贵的香水...
  (什么今晚要做三次!)
  (什么男子气概!)
  (我的魅力,居然输给了睡意!)
  在心中骂著裕一。
  「哎...」无奈的嘆口气,再度躺上床,粗鲁的拉开裕一的棉被,将头埋在枕头里,开始哭泣。
  (五天前的那个晚上也是...)说是要做二次,结果也才一次半。一次半就是第一次做完后,受里代子爱抚的刺激,恢復了精力,再结合一体时...裕一睡著了。
  第一次辨完时,因结束太快了,里代子并没达到高潮。(已经不爱我了...)边看裕一的睡脸边说著。可是,还是深爱著裕一的里代子心想。(一定是工作累了,而且喝了酒才不行的!)温柔的替裕一想著而原谅了他。
  今晚,因有酒精成份而想睡觉也没辨法。但是,明天开始就要到大阪出差三天了。出差的前一夜,应该是要做爱的。虽说是喝了酒,但里代子的心情却无法平静。
  (一点都没男子气概!)被裕一的打呼声及生气的心情影响而一夜没有睡好的里代子。...这就是今早为何一直嘆气的原因。
  「哎!」靠在墙壁上的里代子再度的嘆气。
  这次不光是深深嘆气了。(想要、被抱、尽情的做爱!)强烈的欲望,使得双手不自觉的握住左右的乳房。
  二、
  握住乳房的双手...不自觉得搓揉著。唇中吐著气息。没穿胸罩的T恤内,乳头已硬了起来。(想要被吸吮)热热的冲动,里代子将右手伸入T恤内。轻轻地揉著热热的乳房。(啊!受不了了!)
  掀开裙子,将右手伸入内裤里。左手握住乳房。用右手拨开下面的毛发,摸著湿热的丛林花卉。手指伸入花卉里面。那里已充满了湿湿的东西。足可见里代子从昨夜起,就开始欲求不满了。

  将手指慢慢的滑入热泉里面。
  「啊...」不自觉的发出声音,包住手指的肉壁喘动著。(想要、想做、想和男人的那东西做。)
  渐渐发热的里代子将手指当成活塞。湿润的已渐渐厉害激烈起来。一会儿像活塞的,一会儿又转动著。又将被花蜜似的包围著的手指,爱抚著敏感的花蕾。
  「好...啊...好爽!」
  甜美敏锐的感觉紧包著,里代子有规律的搓揉著敏感的花蕾。闭上眼睛,浮现著男人坚挺著的性器。希望那强壮的性器能够塞入那里,好好的疼爱自己,里代子快接近发狂状态。
  (啊...呜...有感觉...好舒服...发麻了!)
  哈哈...的边喘著边动手指头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睁开双眼。然后发现...。
  (唉呀...好丢脸!)赶紧将手从内裤中抽出,准备去关窗,里代子吓了一跳。
  西边窗外隔著马路的新公寓。那公寓的窗边站著一个年轻男子,正看著这边。
  吓了一跳后,却转变成兴奋状态。里代子的肉体更狂热的燃烧著。(被偷看到了!)不好意思的自慰现况。
  穿著蓝色衬衫的男孩,看来像是学生。身体有一半躲在窗后,凝视著这里。
  (不行!被看到了,正做著丢脸事的时侯...)但是里代子,又将抽开的手再度回到花蕊,轻闭上眼,用左手揉著T恤下的乳房,而右手忙著摸索。
  (不要看呀!不...要...好丢脸...哦!)喘著气的里代子,意识著男孩的视线将手指抹湿,伸入柔壁里面搅动著。
  (看到我这种姿态,他一定会勃起的)从那裤子上面握著,那又硬又坚挺的东西!也说不定已拉下拉链,拿出已勃起的东西,握在手上,正在玩弄著!
  (啊!丢脸...太丢脸了...这样的...舒服...的自慰著)
  想像著男孩热衷于手淫的姿态,里代子疯狂的动著手指。
  (啊呜...出...出来了!)让腰部硬直,痉挛得达到甜美的高潮。
  三、
  隔天的里代子,又在西边的和室窗边开始自慰。无法忘怀被偷窥时的快感。里代子认为一定见过这个偷窥的男孩。有著里代子喜欢的好脸蛋。看来很纯情的学生。想到自慰来刺激这样的男孩就很愉快。
  这天,里代子穿著晨袍开始做了...。并非故意更换的,而是丈夫出差不在时,一定会睡得很晚的。吃完麵包、喝过咖啡的早餐。已是十点了。那学生是否放寒假也没回家,也没去旅行滑雪,也没有女朋友,寂寞的过著日子呢了!(有一个二个女朋友都不奇怪的脸蛋)比起年轻女孩,憧憬著像里代子这种年龄的成熟女人也说不定。
  解开晨袍胸前的钮扣,现开乳房用左手开始揉它。对面公寓的窗户,蓝色窗帘是关著的。(还在睡觉吗?)如果等他打开窗子,再开始自慰那就太奇怪了。所以里代子不等窗帘打开就开始了。老公不在,反正今天又是无聊的一天。总比看电视好。
  左手边揉著丰满的乳房,右手边伸入晨袍里面。脱掉内裤,让它留在一隻脚上。用手指抚摸著毛发下。还不能伸入花卉里面,只轻轻地抚摸著花瓣。(怎么还不快偷看?)闭上双眼想著,不时的睁开看窗户的那边,轻轻地动著手指。
  将近三十分钟,蓝色的窗帘打开了。(哼!终于起来了...)知道青年正看著这边的里代子,规律的动起手指。敏感的花蕾早已绽放湿透了。用沾满花蜜的手指去爱抚它。(啊!好...他还在看这里...)
  里代子闭起双眼开始空想著。那是正在偷窥的青年,强暴里代子的镜头。
  『太太,好嘛!让我亲你!』他将里代子推倒压著。
  『不行呀!我是有老公的!』
  『可是妳却一直刺激我,看,我的东西,摸摸看!」
  『不,不要...』
  『与你老公的,谁较大?』
  『不,不知道啦!』
  『太太那里让我摸摸,啊,好厉害,那么湿了!』
  『不行啦!这种事情...』
  『将我的东西插进这里嘛!』
  『不要说这么不要脸的话。』
  『插进最里面,像活塞似的给你戳动!』

  『啊!干什么?快住手!』
  强迫的夺走里代子的内裤,匆忙的将自己的裤子脱掉压过来。
  『我已经,忍不住了!』
  『我是有夫之妇耶!』
  『太太你也想干吧!所以妳才这样的湿答答的。』
  『呀!不行呀!不可以的...』
  终于他的东西,穿过了里代子的花瓣...。
  「哦!不行呀!不可以啊...」里代子一边出声,一边动著沾满花蜜的手指。妄想著被那学生强暴的镜头,实际上他是在偷窥...。
  里代子受不了的兴奋著。
  『不...不要,求求你!』
  『你说不要,可是我的阴茎已进去太太的小穴里面了。』
  『啊!不要说那么色的话嘛。』
  『你真的喜欢的吧!』
  『呼...喔哇...啊...爽...爽...好爽!』
  他加快了活塞运动。
  『哦...太太,我快出来了!』他说。
  里代子也不自觉的说:『我...我也快出来了!』说这话的同时,将手指戳入花蕊的最面,达到最高潮。
  喘著气慢慢的张开眼晴。眺望著窗外对面的公寓。(咦...不在了?)学生已不见了。里代子感到失望,手指放在花辨处不动。
  这时,电铃响了。里代子慌忙起来披上睡袍。(对了,一定是自治会的回览版)忘了传给隔壁,记得期限是到今天。(告诉他们我感冒在睡觉好了。)边想边穿睡袍。
  打开了门,年轻男孩冲了进来。
  「哇!」里代子尖叫同时...。
  「太太,那么想要干的话,我来干妳好了!」青年突袭似的抱了过来。
  「做,做什么?不要!」边喊著的里代子倒在男孩的手腕中。男孩正是对面公寓偷窥的学生。
  四、
  他抱著里代子拖进房间内。
  「非法侵入,我可以告你!」
  「什么非法侵入,如此的挑逗我...就是这房间吧!」
  将里代子拖入和室房间,将外套甩掉,慌忙的压倒在地上,男孩开始脱裤子。掀开正要爬起来的里代子的晨袍。
  「做给我看嘛!妳自己手淫的样子。」
  「不,不要,不...」
  「我看妳已经都湿了!」
  压住里代子将她的双脚拉开,把自己的脸靠近里代子的下腹部。
  「真行,好像洪水氾滥,连阴蒂都红肿了。」
  「原谅我、求求你!」
  「你对男人那么的飢渴吗?太太。」
  他脱下了外套及裤子跨过里代子的脸。生龙活虎般似的挺立在里代子的眼前。
  (真棒!)不知觉的眼晴都亮了。
  「你想做什么...求你,不要!」
  「来,吸吮吧!」
  「不要!」
  「用自己的手指去弄,还不如真正插入男人的东西爽吧?」
  里代子喘著气,与想像中完全不符合的学生,更性急更粗野,这使里代子越感觉到兴奋。
  「来,吸吮吧!」
  「饶...饶了我吧...啊!」
  粗鲁的抓住里代子的头发,男人怒张的那话儿更靠近她的脸。
  「原谅我...放了我。」边说边用舌头舔著男人的东西。
  「呼!看妳还是飢渴于男人的阴茎。」
  「才,才不是呢!啊...」
  比丈夫大了一圈又硬的让里代子著迷,边喘著边吮舔著鸡巴。
  「噢喔...对...放入嘴里...再进去一点...含著它。」里代子吸吮著含在口内的阴茎。
  啊...!青年快感的呻吟著。
  「好,好舒服呀...呜哦...射...快射出来了。」
  里代子边吸吮边搅著。因太年轻,不到一分钟...。
  「嗯...哦...出来了...喝...喝它。」
  他的东西在口中痉挛,浓浓的精液射了出来,里代子喝了三口。但年轻的他,那根还是挺硬著的。
  「好,这次妳那另一个口也嚐嚐滋味吧!」
  「啊...嗯...!」身体被转过来趴著,晨袍被掀开到背中,里代子身体中,穿过一阵兴奋的电流。
  (想不到真的被强姦了!)真剌激,与想像中的他不同,粗鲁的凌辱我的身体,让我得到这么棒的快感。
  「这种体位最适合...淫荡的太太。」他一说完,即将阴茎一口气的贯穿湿淋淋的花蕊。

  「啊哦...好...」里代子疯狂的喊叫著。
  「有这么好吗?淫妇!」
  「啊...哦...喔...好...爽...好爽呀...」
  「跟自慰比那种较爽?」
  「这种比较爽...」
  「你老公不干妳吗?」
  「是,是啊...啊呜...」
  「每晚都闷得用自己的手指拨弄吗?」
  「啊...不要说了。」
  「你有老公,还一大早就开始自慰,不觉羞耻吗?」
  「不要欺负我了啦...啊...太棒了...」
  青年将里代子的晨袍掀开揉捏著乳房。
  「有这么好吗?哪里最舒服呢?」
  「那,那里...」
  「光说那里怎么知道?」
  里代子说出羞耻的四个字,青年将手从乳房移开,揉著股间毛发下敏感的花蕾处。
  「你就手淫这里的吗?男人的手指比较有感觉吧!」
  「好...哦呜...再...再...」
  「真是的,真是淫荡,这样淫乱,不觉羞耻吗?」青年将上身挺起来,猛烈的做起活塞运动。
  「好,再说吧!想要男人抱!」
  「想要男人抱我!」
  「想被抱、想被干。」
  「想被...被干...啊嗯...」
  「想要阴茎干吗?」青年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。
  里代子每说淫荡的话,腰劲也跟著虐待狂似的粗鲁了。
  「哦呜...已...快...射...射精...了!」
  「我...也快...出来了!」
  「要出来了...让你充份的淋一淋男人的...精液。」
  「啊嗯...出...来...了...」
  正当男人射出浓浓精液时,里代子也心醉神迷了。
  五、
  高潮两次后的青年的体力,更加的威猛,之后,更是二度的侵犯了里代子。脱掉晨袍全裸的里代子,以正常体位的干法...。将里代子双脚曲折到脸边。抓著一边的脚。这样用性虐侍般的语言侵犯著里代子。
  里代子达到将近十次的高潮,沉溺在快感的世界中。躺在榻榻米上,好似死般的瘫痪著。身体好似浮在宇宙中似的轻飘飘的。男孩何时穿好了衣服都没发现。
  「太太!」
  是他的声音,回到现实,张开眼睛。竟然已穿好了学生制服,跪在榻榻米上磕头。
  「对不起,我...不知不觉中强暴了太太!」
  「...!」
  对呀!里代子想起自己被强姦,慌忙的起来。赶紧穿上睡衣,披上晨袍。穿好后瞪著学生。
  「好了,快快滚出去。」冷淡的说。
  「我被太太的魅力吸引,因为,就好像要做给我看似的,一直在这房间自慰、所以....」
  「这种事,我一点印象都没有。」
  「莫非妳走在诱惑我的?」
  「那有这回事,我是有夫之妇耶!」
  「可、可是,因为丈夫没有满足妳才会自慰的,一定是欲求不满,才一早就开始.....」
  「说什么!」里代子红著脸假装激怒的说。
  「你那么想干,所以我才...」
  「你犯罪了知道吗?我可以告你强姦罪的。」
  「莫、莫非太太妳...」
  「你是学生吗?」
  「是的!」
  「你双亲如果知道,不知会怎么说。」
  「求求你,不要告诉警察和我父母...」
  「可是这种事只要成功一次,下次还会重犯。渐渐地你会变成强姦魔被逮捕...」
  「不!我决不再犯第二次,我发誓。」
  「有没有女朋友?」
  青年人很低落的说:「三个月前分开了,她十分的任性,我最讨厌任性的女孩子了。」
  「因没有女朋友,所以你性欲强,精力旺盛。」
  「是的!」他突然活泼起来。「所以刚刚好嘛,我和太太...」
  「什么刚刚好?」
  「我因没女朋友而精力旺盛,太太对先生欲求不满,从现在起我们可以互相满足对方。」
  「是这么说没错...」 里代子慌忙将已快说出口的『可以呀!』吞下去。
  「什么话,我是有夫之妇,我爱我老公;快,你快回去吧!」
  「是的,对不起,请你原谅!」
  说著离开了,终于恢復原来想像中的他。里代子微笑著....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